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转身之间、百年孤独

百年独孤今若夕,风流尽,不觉转身间。

 
 
 

日志

 
 

影视与文媒艺术系列之-----The Best Offer,优雅者的尴尬【原作】  

2016-10-08 01:27:34|  分类: 影视与文媒艺术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婚后,和女人居住是什么感觉?”
“哦,结婚后和女人居住,就像参加拍卖会,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价才是最佳的机会!”
。。。
---摘自意大利电影《最佳出价》---

最佳出价

 

 

【影片创作】
                                 导 演:朱塞佩.托纳多雷;

                          编 剧:Brandy brown;

                          主 演:杰弗里.拉什、吉姆.斯特吉斯、西尔维娅.侯克思、唐纳德.萨瑟兰等;


【影片简介】

                         

                          维尔吉尔·奥德曼是一家顶级艺术品拍卖行的老板,为人性情古怪,目中无人。他把头

                          发一丝不苟地染成灰白色,并且总是穿戴着手套。

                          

                          对于顾客和下人来说,维尔吉尔是一个可敬更可畏的人。凭借着老道的经验和高超的

                          鉴赏力,任何赝品或者是被人忽视的作品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星。在他满满地陈列着

                          手套的豪华衣帽间的后面,是一座神秘的收藏室,墙上挂满了来自各个时期的艺术大

                          师们的女士肖像画作品。

 

                          比利同样是艺术品行业的老狐狸,他和维尔吉尔通过暗箱操作,经常以远低于实际价

                          格的价钱买到一些珍贵艺术品。

 

                          维尔吉尔接到了一位女继承人的电话,来到意大利北部一座小城的古宅为那里收藏的

                          画作估价。他对女主顾莱尔·伊伯特森起初很反感,之后却被深深吸引。这名女主顾患

                          有广场恐惧症,不敢面对人群。

 

                          维尔吉尔定期前来拜访她,并买走一些画带到了来自英国的年轻古董商罗伯特那里。

                          维尔吉尔还从罗伯特那里得到了不少关于爱情和如何追求克莱尔的建议。

 

                          从前,只对肖像画中的女人感兴趣的奥德曼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然而他引起为傲的鉴

                          赏能力,对于现实中的女人同样适用吗?

 

                           而人的情感,像艺术品一样,或许是仿制的“赝品”吗?

 

 

【影片评论】

 

最佳出价,优雅者的狼狈

---西四小二/撰文---
 

  整个意大利电影史,无论在谁看来都灿若星辉。偏向写实主义的朱佩塞?托纳多雷是我最喜欢的当代欧

洲导演,他的影片曾给我带来犹如神启和梦魇般的体验。“阅读”(对,这里使用“阅读”远比“观看”

更为贴切)他的电影,总是让我有一种恍若在读马尔克斯小说的感觉。娓娓道来的平凡故事,近乎没有发

生过,但却又分明让人惊叹不已。不同于其他意大利前辈或同辈——比如内敛含蓄的安东尼奥尼,智慧风

趣的罗贝托?贝尼尼(《美丽人生》),另类诡谲的帕索里尼(《索多玛120天》)……托纳多雷的作品言

语直白,却又总是伴着一种异样的浓稠气息,舒缓的叙事节奏却蕴含着某种如张爱玲所说的传奇性(张爱

玲《传奇》)。在托纳多雷的呈现中,气息、情绪和质感的流动与贯穿远比故事的严密、情节的跌宕更加

击中人心,一个可触的平凡故事捧托出直抵人心的似乎可触却又不可及的传奇意蕴。写实与现实的区隔,

在此便不言而喻。


   1988年,三十二岁的托纳多雷拍摄出自己的第二部剧情长片《天堂电影院》,正是这部经典影片一举电

影了其在意大利电影电影史——甚至是整个世界电影史——的地位。自那时至今的二十五年里,托纳多雷

的产量远不能算高,而这其中的每一步影片却都可以用经典来称呼——《海上钢琴师》和《西西里的美丽

传说》不必多数,《天伦之旅》、《幽国车站》、《隐秘女人心》在中国影迷心中的名头似乎没有那么大,

但在质量上却从不曾失却水准。托纳多雷的作品再一次让人们相信欧洲人绝不是平白无故就“瞧不上”美

国好莱坞的,不断出现的大师级导演和优秀影片赋予了他们审美的底气和喜好的挑剔。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在看到《最佳出价》之前有两年的时间里,我都快要把托纳多雷给遗忘了——每

天不听上映的新片充斥视听,我已经很久没有再去重温深爱的《天堂电影院》、《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或

者其他托纳多雷的作品。《最佳出价》在这样的时候出现在我眼前,带来惊喜无限。

 

   《最佳出价》以精致(甚至堪称华丽)的镜头呈现讲述了一个带有惊悚和悬疑气息的爱情电影,或者说

是一个以爱情故事为主线和表象的悬疑影片。性情古怪的奥德曼先生作为顶级艺术品拍卖行的鉴赏拍卖师

,他凭着自己的天才嗅觉和眼光在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从未失过手,他还能够从众多的艺术品中识别出那

些在旁人意识不到的不不远的未来却必将名声大噪的作品。两个朋友——老头儿比利在拍卖会上帮助奥德

曼以低价拍到他心意的画作,这不能不说是拍卖师与其搭档的合谋;年轻的罗伯特是个技术男,他为奥德

曼提供鉴别真伪的技术支持,当然也充当奥德曼先生的爱情“顾问”。故事从神秘电话开始,而电话来自

患有官场恐惧症的克莱尔……年老的奥德曼被一步步牵引入爱情之中,醒来后却发现一切竟是阴谋。


        影片以奥德曼低调却不容忽视的华丽开场,选择手套的细节第一次透露出奥德曼的古怪性情,而密室

挂满的历代以女性肖像画则告知我们他的另一古怪之处——疑问第一次悬起——如果再联想到已经成为

头儿的奥德曼却从未曾经历过爱情,悬疑就会更加强烈。第二重悬疑因克莱尔的闯入而升起。克莱尔的

理“闯入”(打电话“要求”奥德曼上门查看那些将要被拍卖的古董,却又闭门将其拒之门外)看似让

雅的奥德曼第一次历经了尴尬、狼狈,甚至是某种意义上的羞辱,这当然令人大为恼火,但却也激起了

未曾有过此种经历的奥德曼的兴趣和“进取心”——这就像是我们中国的古装剧里,被美貌妃嫔们恭维

了的皇帝突然遇到了心直口快的民间普通女子,在被噎说不出话的同时,却也对其产生了明显的兴致。


    自此开始,导演托纳多雷采用了两条线索相互印证和烘托。一方面是奥德曼对于克莱尔的兴趣和一步步

心生爱意,另一方面则是奥德曼在克莱尔颓败的房子里发现的机器人零件(另一件堪称天才的古董)。零

件被组合重新拼凑在一起的过程,也正是奥德曼与克莱尔关系渐进、爱意丰满的过程。活了大半辈子却从

未曾经历过爱情的奥德曼先生变得火热,年轻得就像一位二十岁的小伙子。一切势不可挡,一切却又被克

莱尔房子对面的酒馆里的侏儒女人看在眼里——善于观察“历史”,并从中发现几乎已经被毁掉的名画的

奥德曼迷失在自己的未来之中,当故事结束,他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迷失在了自己的历史中,而一切都

被侏儒女人看得一清二楚,甚至包括奥德曼在克莱尔房子出入的次数。


    奥德曼将患有广场恐惧症的克莱尔“拯救”出幽闭的房间,他们堕入爱的梦魇之中。精美的拍卖目录已

经制成,克莱尔却突然改变主意不愿意再拍卖,而迷失在爱情中的奥德曼没有犹豫片刻就讲精美的目录撕

毁——在爱情梦魇里,事业的规则不值一提。而真爱的证明是什么?是奥德曼将克莱尔带进密室,去欣赏

那满墙的著名画作,那些来自于不同历史时期的画中的美丽女人如今都比不上自己身边的这一位了。然而,

这是奥德曼对克莱尔爱意的证据,却无法反过来进行佐证。


    在伦敦,奥德曼欢快地挥动拍卖槌,这是最后一次。人们上前与他握手祝贺,而他却急着回去见自己的

爱人,而完全没有在意搭档比利话中有话、意有所指的言语。返回家中,克莱尔不见了,连同消失的还有

那满墙让人震撼不已的名画。留下来的只有完全被修复好的机器人——这个会说话的机器人,所说的每一

个字变成了讽刺。此外还有,比利的画作,那一样是讽刺罢了。


    已经作出放弃原有生活的行动,却并没有迎来新的生活。阴谋揭开,原来克莱尔、比利和罗伯特设计了

所有的一切,也用此夺走了奥德曼的一切。在疗养院的每一个时刻,大概都是奥德曼先生此生最为狼狈的

时刻,头发凌乱,胡子拉碴——而其实浪漫不是从克莱尔第一次出现就来的嘛?


   奥德曼在警察局门口停留,那个时刻他所思考的想必绝不会是:如果报警,自己的一世英明将撤离变成

笑柄。我想,老头儿奥德曼大概想起了他与克莱尔的那些短暂的美好时刻。优雅的天才拍卖师第一次看走

了眼,然而仇恨并没有生成,即便是在观众心中——所有的只是失落和同情。奥德曼同样没有走进警察局,

他来到了Day & Night——一个小酒吧,克莱尔与其前男友曾来过的地方。在“日与夜”酒吧,齿轮和钟表

将不同的区域隔开,这些特征让我们在影片的最后一刻还心存疑虑:会不会在这里找到克莱尔和罗伯特这

帮“骗子”,复仇或者爱情继续……

 

然而,没有。故事早已结束,影片在终于在失落和释然中落下帷幕。


   托纳多雷似乎对于讲述时间有着一种执迷。

 

   无论是《天堂电影院》还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当故事落幕,一种来自时间的情绪和韵味弥散开来

,波澜不惊却又天翻地覆。

 

 

西四小二 发布于: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