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转身之间、百年孤独

百年独孤今若夕,风流尽,不觉转身间。

 
 
 

日志

 
 

文学诗词艺术系列之-----沈祖棻先生作品欣赏:《涉江詞》 戊稿(钞录)【转载】  

2014-03-05 15:15:16|  分类: 文学与诗词艺术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戊稿
五十一首,起丙戌(一九四六年)秋,迄已丑(一九四九年)春,在上海武昌作。


六丑

甚征塵乍浣,又一夜愁寬腸窄。

暮雲萬里,西飛無羽翼,離恨何極!

幾許纏綿意,夢魂顛倒,損病餘心力。

秋風過雁沈消息。

賭酒紅樓,聽歌綺席。

應知有人相憶。

歎深情末訴,鸞紙空擘。  

尋思前跡,悵幽期阻隔。

百草千花略,迷舊轍。

芳華未解珍惜,便車輪四角,當時留得。

相逢處、也應無益。分攜後卻悔輕拚遠別,

故盟虛擲。

難重換、佳會歡刻。

剩枕函點點相思淚,長宵暗滴。


水龍吟

斷腸重到江南,感時今已無餘淚。

腥塵漲海,

金錢迷夜,萬家酣醉。

劫後山川,眼中人物,傷心何世!

歎收京夢醒,

排閶路遠,憑誰問,中興計。  

還見驚烽紅起,

望關河、危闌愁倚。

黃昏漸近,蒼茫無極,斜陽難系。

漫念家園,荒田老屋,新喪故鬼。

怕長安殘局,

神州沈陸,衹須臾事。


齊天樂

十年辛苦收京夢,征衫宿塵初洗。

未料生還,

依然死別,終古無情天地。

江山信美。

歎照眼宵烽,斷腸家祭。

一樣煩冤,九泉休問故新鬼。  

神方殘卷料理,

剩蒼茫四海,身世孤寄。

似客家鄉,如冰意緒,重到江南何味。

蓴鱸舊里。

要衣錦人歸,

自傷憔悴。

甚處秦樓,苦吟容共倚。


六幺令

玉驄嘶慣,門外停車轂。

幽盟暗防鸚鵡,簾箔銀鉤觸。

人面羞將花比,懶趁新妝束。

初燈殘燭,

瑣窗朱戶,卻道相看幾時足。  

催歸無奈杜宇,轉恨離筵促。

酒醒已隔天涯,忍極傷高目。

過盡寒雲雁字,不寄相思幅。

蓮心一掬,

藕絲千縷,斷夢參差未堪續。



瑞鶴仙

珞珈山閑居示千帆

漢皋重到處,喜萬劫生還,江山如故。

安排舊廊廡。數仰槐甘藿,十年辛苦。

春歸夢去,縱不記、昵昵爾汝。

算秦樓、潑茗添香,猶有蠹書堪賭。  

朝暮。

吟箋斟酌,便抵當時,目成心許。

情絲怨緒,思量後總休訴。

要雞鳴風雨,餘生相守,笳鼓聲中暫住。

待看花、

病起重帷,更開尊俎。

踏莎行

佳節清尊,芳時俊約,玉梅花下相逢錯。

無根萍蒂易飄流,多情柳絮終輕薄。  

青雀難回,紅鱗漫托,相思知向誰邊著。

每因微怨憶深恩,燈前珠淚雙雙落。


浣溪沙
如此星辰漏向殘,

心香久分化空煙,多情絳蠟莫汍瀾。  

花影簾櫳春隔夢,

月華闌檻夜憑寒,伶俜已忍十年間。


鷓鴣天

鏡里蛾眉衹自看,花飛葉落損華年。

春風卷幕難通顧,修竹凝妝獨倚寒。  

情似繭,恨如環,秋聽殷地逼哀弦。

人間那有相逢事,極目蒼茫一惘然。


臨江仙

如此江山如此世,十年意比冰寒。
蛾眉容易鏡中殘。

相思灰篆字,微命托詞箋。  

獨抱清商彈古調,琴心會得應難。

幾時相遇在人間?

平生剛制淚,一夕灑君前。


夜飛鵲

垂楊拂朱戶,驕馬頻嘶。

猶恨去早來遲。

西樓明月共良夜,

珠燈長醉瓊卮。
韶華正歡洽,怕鵑啼花落,蝶倦春歸。

佯疏強別,要今生、留取相思。  

回首酒醒人遠,殘夢漸如煙,佳會無期。

何況新寒闌檻,經秋望眼,鴻杳雲迷。

銀屏翠箔,悔當時、刻意矜持。

剩離愁銷骨,哀吟費淚,難遣君知。


鷓鴣天

回首春風跡已陳,花前短夢換長顰。

珠成寧惜鮫傾淚,香滅方憐麝化塵。  

愁一刻,待千春,相思別久恨如新。

沈沈月落參橫夜,誰念西樓不寐人?



水龍吟

九州才靖胡塵,漢家旗幟翻風亂。

中原北定,江南重到,但供腸斷。

千古江山,萬家溝壑,十年心眼。

換驚烽急鼓,夷歌野哭,登臨處,方多難。  

大澤哀鴻流轉,更休悲、蓴鱸歸晚。

王侯第宅,京華冠蓋,興亡誰管?

海市迷金,瓊筵舞翠,狂歡無限。

問虞淵短景,

昆池浩劫,倩何人挽?


丁香結

羅帶分香,

玉璫緘恨,難盡別來心緒。

甚大江流處,淚萬點,不換回波魚素?

舊情應未改,相思意,路遠易阻。

寒梅羞寄,更倩過雁,殷勤傳語。  

凄楚。

又一字無題,枉數歸鴻幾度。

早露凝霜,旋風颺雪,歲華空暮。

才信春夢頓隔,怨抑憑誰訴?

憐成癡積念,分付零箋斷句。


生查子

儂比玉壺冰,君作金爐火。

堅待水翻瀾,換取芳心可。  

空憐隱語留,誰料歡情左。

爐剩宿灰寒,水迸啼珠破。


雨霖

清秋離席,紉芳蘭珮,此意何極。

關山轉眼迢遞,誰料得,渾無消息。

不恨當時密緒,向流水輕擲。

恨此日、難忖君心,夢雨疑雲楚天窄。  

緘情枉費書盈尺,甚低徊、欲展雙飛翼。

還思一語重問,

從別后、可曾相憶?

便道都忘,應把,蠶絲蠟淚收拾。

算未信、才轉車輪,掃盡歡塵跡。


霜葉飛

怨懷愁緒紛難理,驚心芳事非故。

萬鴻千雁趁長風,爭信音書誤。

歎掠目、春痕過羽。

凄迷殘夢無尋處。

漫望極江波,逝水縱無情,尚有汐潮來去。  

休記到死蠶絲,他生密誓,那時空費私語。

玉爐紈扇不相知,寒暖何由訴。

莫更說、重逢乍聚,吟箋羞寫相思句。

漸領略、悲秋意,

鏡側花前,自傷遲暮。


薄幸

隔年離緒。

算未寄、零箋寸楮。

任漲落、春潮秋汐,休望空江魚素。

便明朝真有書來,還應衹是閑言語。

記酒后分曹,

人前障扇,慣當尋常相遇。  

憶咫尺逢迎地,猶自怕珠簾鸚鵡。

衹今天涯遠,

相思無益,也知愁被多情誤。

昔盟難據。

剩重溫暫理,歡娛夢裏都非故。

幽懷漫數,

腸斷從君信否?


浣溪沙

十載江南舊夢非,

茫茫生死愿多違,蕭條人事總堪悲。  

不分還鄉成遠客,

翻思寄旅得重歸,天涯回首一沾衣。



薄幸

撥殘爐篆。
歎寂寞、年華又晚。

甚永夕、空山風雨,哀樂尊前難遣。

枉十年流轉天涯,滄桑衹當尋常看。

算鼓角關河,琴心兒女,一例聲吞腸斷。  

更極目蒼茫里,容易覺興亡無限。

等閑花開落,歡緣如夢,醒時休怪春長短。

此情誰管?

任崢嶸歲月,銷磨幾許閑恩怨。

斜陽蔓草,

終古人間淚滿。


浣溪沙 六首

何處秋墳哭鬼雄?晝收關洛付新烽,凱歌凄咽鼓鼙中。  

誰料枉經千劫後,翻憐及見九州同,夕陽還似靖康紅!

 

電炬流輝望裏賒,升平同慶按紅牙,長衢冠帶走鈿車。  

一代廟堂新制作,六朝煙水舊豪華,千霄野哭動千家。

 

謀國惟聞誅竊鉤,嵯峨第宅盡王侯,新聲玉樹幾時休?   

何止百年宗社感,真成萬世子孫憂,漸漸麥秀望神州。

 

眥裂空餘淚數行,填膺孤憤欲成狂,人間無用是文章!  

亂世死生何足道,漢家興廢總難忘,病帷驚起對殘釭。

 

哀樂無端枉費情,臨歧反轍涕縱橫,忍看頹日漸西傾。  

閱世幾人容白眼,傳經一樣誤蒼生,亂山催暝獨屏營。

 

四野玄陰怯倚闌,最新歌舞舊江山,獨醒同醉一般難。  

濁世更無輕命地,浮生猶有著書年,漫天風雪閉重關。

燭影搖紅

丙戌除夕

重照山河,燭花依舊啼紅淚。

浮雲一霎變陰晴,

何況經年事。不憶蓴鱸故里,憶天涯、寒梅舊蕊。

撥殘爐焰,宛轉春灰,難溫冰意。  

多少凄涼,夢痕分付清尊洗。

病懷消盡昔時狂,斟酒先愁醉。

野哭夷歌四起,漸長宵、悲歡倦理。

曉雞休唱,

知道明朝,人間何世?



洞仙歌

飛鴻沈響,漸高樓愁倚。

望眼凄迷濺紅淚。

甚分明,昨夜便作他生。

渾未信,人世無情至此!  

久拚從決絕,刻骨相思,強遣輕忘總非易。

腸斷不堪回,

如夢疑酲,憐病枕、銷凝能幾?

縱一樣梅邊舊東風,

早冷透花前,去年心意。



玉樓春 二首

今生不作重逢計,更絕他生飄渺事。

相思未遣已先回,絮語難忘偏易記。  

纏綿至此真何味,一霎幽歡殘夢里。

無情人世有情癡,惟剩歌詞知此意。

玉梅花下相思地,縱使重逢情漫費。

沈吟猶惜故時歡,決絕終成今日意。  

幾多煙柳回腸事,忍為傷春長濺淚。

詞箋收拾舊鉛華,別有悲歌弦上起。


浣溪沙

晚東風拂面溫,天涯舊月映眉顰,誰家玉笛怨黃昏?  

似酒濃春都化淚,如花墜夢旋成塵,梅邊空憶去年人。


蝶戀花

草色羅裙君不記。

燕子來時,那解傳芳字。

珍重題紅羞遠寄,夢痕漫皺春池水。  

淚眼愁腸無處避。

粉亂香融,春溢東風裏。

萬縷楊絲吹又起,如何斷得相思意。


聲聲慢

行雲無定,歸雁空回,君心已隔蓬山。

漫道當時,天涯輕別曾拚。

浮生自殊哀樂,想梅邊同夢應難。

渾未慣,向華燈珠箔,沈醉歌筵。  

極目人間何世,

剩傷高餘淚,托命殘編。

一味矜嚴,尊前怕損清歡。

長留此情追憶,又爭知、依舊盟寒。

惜往日,悔相疏朱戶畫闌!


蝶戀花

忘卻當時花下意。

從此相思,不作相逢計。

縱使相逢歌酒地,重簾曲檻成回避。  

便向芳筵同一醉。

但道今朝,難得晴天氣。

斷盡柔腸彈盡淚,舊歡他日羞重理。



清平樂

晴檐乍曉,歷亂啼山鳥。

睡足明窗初日照,試把粉奩開了。  

頻年螺黛拋殘,畫眉偶學遙山。

一笑春風病起,鏡中依舊朱顏。


鷓鴣天

極目江南日已斜,萋萋芳草接天涯。

隋堤縱發新栽柳,桃觀仍開舊種花。  

鵑有淚,

燕無家,東風今日更寒些。

可憐春事闌珊處,猶看群蜂鬧晚衙。


謁金門 二首

丁亥六月一日,珞珈山紀事。

山月黑,枝上杜鵑低泣。

殘夜敲門傳喚急,暗塵愁去客。  

馳道雷車轉疾,欲挽猋輪無力。

填海冤禽無片石,血花空化碧。

春早歇,一夕空枝吹析。

破壁回風燈乍滅,沈沈昏夜闊。  

已是蓮心苦徹,何況藕絲甘絕。

如此人間無可說,淚花紅似血!

 

鷓鴣天 二首

驚見戈矛逼講筵,青山碧血夜如年。

何須文字方成獄,始信頭顱不值錢。  

愁偶語,泣殘編,難從故紙覓桃源。

無端留命

供刀俎,真悔懵騰盼凱旋!

歷歷新烽照劫灰,東歸愁認舊樓臺。

劇憐萬姓成孤注,悵望千秋賦七哀。  

朝市換,估船來,橫江鐵鎖為誰開?

百年難待悲辛有,何處青山骨可埋?



減字木蘭花

平生何事,寂寞人間差一死。
天地悠悠,獨立蒼茫涕泗流!  

蓼蟲辛苦,風雨挑燈誰可語?

塊壘難平,異代同悲阮步兵!


鷓鴣天

何止琴尊減舊情,炊粱剪韭事全更。

潑茶永晝書難賭,數漏寒宵夢易驚。  

綾作褓,乳盈瓶,熏籠殘燭到天明。

無端低詠閑吟趣,換得兒啼四五聲。


浣溪沙

前歲寅恪丈赴英倫醫治眼疾無效,將歸國寫定元白詩箋證,付美延世妹讀之,賦詩云:眼昏到此眼昏旋,辜負西來萬里緣。杜老花枝迷霧影,米家圖畫滿雲煙。余生所欠為何物?後世相知有別傳。歸寫香山新樂府,女嬰學誦待他年。伏讀增感,亦

成小詞。戊子三月。


哀樂人間奈此情,聊憑蠹管寫新聲,何年洛誦待嬌嬰。  

未定相知期后世,已教結習誤今生,有涯難遣況時名!


鷓鴣天 八首

青雀西飛第幾回,不同心處枉勞媒。

障羞無復遮紈扇,占夢何曾到錦鞋。  

春酒暖,綺筵開,藏鉤射覆總難猜。

年年牛女空相望,終負星槎海上來。

妙舞初傳向畫堂,香車又見賽明妝。

高樓佳會傷離恨,別館新愁誤報章。  

闌斗鴨,帨鳴尨,近來蹤跡太疏狂。

春衣藍似江南水,故損朱顏賺阮郎。

移得垂楊檻外栽,鈿車竟日是輕雷。

妝成對鏡青鸞舞,睡起開簾社燕來。  

歌宛轉,酒追陪,鴛帷各夢漏聲催。

卻憐神女難為雨,衹解行雲上楚臺。

芳會金錢約日來,香箋遞處雀屏開。

舊盟枉費三生誓,新制空夸八斗才。  

金作屋,錦成堆,故應著意向妝臺。

佳人苦自描眉樣,捧得瑤函上玉階。

夕照縈情怯倚樓,相思何計付書郵。

十年辛苦終成夢,兩字平安卻惹愁。  

鸚鵡粒,鷫鸘裘,傳呼女伴作清游。

蛾眉還怕能招妒,閉入長門不自由。

鳳紙題名易斷腸,茫茫消息隔紅墻。

風侵錦帳春無夢,寒透并刀夜有霜。  

休歎息,怕思量,閑門寂寞度昏黃。

敢將心事傳鸚鵡,衹許相逢道勝常。

幽恨新來漸不支,紅妝日日減胭脂。

花前已厭蜂衙鬧,海上還傳蜃市奇。  

珠論斛,桂成枝,天寒翠袖苦禁持。

怕看明日春潮漲,化淚流愁又一時。

久病長愁晼晚春,蓬山爭信絕音塵。

眉顰難效慚西子,國色相窺惱宋鄰。  

捐玉珮,送金尊,情深一往憶王孫。

東風已失韶光半,覿面紅樓最斷魂!


水龍吟

丁亥之冬,余在武昌分娩,庸醫陳某□謂難產,脅令剖腹取胎;乃奏刀之際,復遺手術巾一方于余腹中,遂致臥疾經年,迄今不愈。淹纏歲月,黮暗河山,聊賦此篇,以申幽憤。己丑二月,記于滬濱。


十年留命兵間,畫樓卻作離魂地。

冤凝碧血,瘢縈紅縷,經秋憔悴。

歷劫刀圭,牽情襁褓,艱難一死。

歎中興不見,藐孤誰托?

知多少,凄涼意。  

爭信餘生至此,楚雲深、問天無計。

傷時倦侶,啼饑嬌女,共揮酸淚。

寄旅難歸,

家鄉作客,悲辛人事。

對茫茫來日,

飄零藥裹,病何時起?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